清紅毒:中國幫西方爭取了防疫時間嗎?

◎ 武漢肺炎全球蔓延,給世界帶來巨大災難。為擺脫責任,中共採取以攻為守策略,在國內外發起宣傳運動,宣稱中國為全世界抗擊疫情贏得了時間。真實的情況又是怎樣?我們讓事實說話。


武漢肺炎全球蔓延,給世界帶來巨大災難。為擺脫責任,中共採取以攻為守策略,在國內外發起宣傳運動,宣稱中國為全世界抗擊疫情贏得了時間。真實的情況又是怎樣?我們讓事實說話。

據新京報報導,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應急響應機制流行病學組,在2月12日向《中華流行病學雜誌》投論文,其題目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該論文對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國大陸報告的所有病例進行了流行病學特徵進行描述和分析,披露了很多關鍵數據。

論文中的數據顯示,按照發病日統計,2019年12月31日前有感染者104人,15人死亡。

論文表示,自2019年12月中旬以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經歷了局部爆發、社區傳播和大範圍傳播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海鮮市場暴露所致的局部暴發階段,主要在2019年12月底前;第二階段是疫情擴散形成的社區傳播階段,武漢市多個社區和家庭內發生人際傳播和聚集性傳播;第三階段是疫情蔓延形成的大範圍傳播階段,從湖北省迅速擴大到中國其他地區,同時世界範圍內病例逐漸增多。

此外,《南華早報》3月13日也披露了一份未公開的中共政府文件,提供了有關武漢肺炎在早期傳播方式、傳播速度等方面的信息。

這份未公開的文件顯示,早在2019年11月17日,一名55歲的湖北省居民就已感染武漢肺炎,這是目前能追蹤到的最早的患者。自該日起,幾乎每天都有新病例,到了12月15日,感染總數為27人。12月17日首次出現兩位數的增長報告,到12月20日,確診病例總數達到60。

而財新網2月26日的文章《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現已被刪除),披露了武漢肺炎警報拉響過程中的一些細節。

財新網的文章表示,種種證據顯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於9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同時也共享給了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首例基因測序結果12月27日出來,直至1月9日,央視報道,「武漢病毒性肺炎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正式宣佈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

至於12月27日至1月9日間,圍繞著新型冠狀病毒,中共官方系統、醫學界發生了什麼,外界不得而知,官媒對此甚少報導,財新網的文章也沒有披露。

但這段期間前後,武漢肺炎最早的吹哨人之一李文亮受到關注。作為眼科醫生,李文亮去年12月30日下午得知武漢肺炎疫情,在微信朋友圈中提醒大家注意安全;12月31日凌晨1點半,李文亮即被醫院領導叫到武漢市衛健委詢問情況,要求寫檢討;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因「在互聯網上發佈不實言論」而被武漢市公安局下屬部門訓誡。

財新網的文章還表示,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漢衛健委通報,第一次將「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稱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兩會」召開。至1月17日湖北「兩會」結束,這個數字沒有增加。

言外之意,1月9日至17日,為了兩會召開,湖北封鎖武漢肺炎疫情信息。

加拿大最新公佈的一項研究亦顯示,中國曾在數周時間內禁止提及關於新冠病毒的任何信息,直至1月20日習近平公開揭示了疫情的嚴重性。從12月底至2月中旬,中國網絡屏蔽了500多個關鍵詞句。

此外,早早得知疫情消息的大批武漢人如驚弓之鳥,紛紛逃離家園。有報導說,截至1月23日武漢市封城前,有500萬武漢人逃到中國各地和世界各地。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3月11日在華盛頓的智庫傳統基金會說,如果中國最初不隱瞞疫情,不禁止醫生講話,世界對新冠疫情的應對可能會提前兩個月。

「在那兩個月中,如果我們能夠對病毒進行測序,從中國那裡得到必要的合作,世衛組織(WHO)團隊到達現場,像我們提議的那樣,讓美國疾控中心(CDC)團隊進入現場,我們原本可以大大削減在中國發生的病例以及現在正在世界各地發生的病例。」

綜上所述,人們可以看到,中共對目前武漢肺炎的全球蔓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NT$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