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學堂:中共早开打的战争——超限戰

近幾十年間,由於美國處於全球霸主地位,中共一直在暗中對美國進行全方位「進攻」。在無形戰爭領域,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從美國社會的各方面入手,展開了一場悄然無聲的「超限戰」。2019年4月,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警告說,美國面臨的最嚴重威脅就是中共超限戰。


超限戰思想貫穿在中共軍事實踐的整個過程中。1999年,中共軍旅作家喬良和前解放軍空軍大校王湘穗,正式在其所著的同名書籍中提出的「超限戰」一詞,並將其總結為一套軍事理論體系。

根據《超限戰》一書,超限戰,顧名思義,就是「超越一切界線和限度的戰爭」,「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軍事和非軍事、殺傷和非殺傷的手段,強迫敵方接受自己的利益」,「手段無所不備,信息無所不至,戰場無所不在」,「超越於一切政治的、歷史的、文化的、道德的羈絆之上」。

超限戰意味著「一切武器和技術都可以任意疊加;意味著橫亙在戰爭與非戰爭、軍事與非軍事兩個世界間的全部界限統統都要被打破」,「超越一切界限並且符合勝律要求地去組合戰爭」。它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電子戰、毒品戰、情報戰、心理戰、金融戰、貿易戰、媒體戰、網絡戰、意識形態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等等。

《超限戰》的作者喬良曾表示:「超限戰的首要規則就是沒有規則,沒有什麼被禁止的。」

近幾十年間,由於美國處於全球霸主地位,中共一直在暗中對美國進行全方位「進攻」。在無形戰爭領域,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從美國社會的各方面入手,展開了一場悄然無聲的「超限戰」。2019年4月,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警告說,美國面臨的最嚴重威脅就是中共超限戰。

下面我們僅以毒品戰為例,看看中共如何實施超限戰。

近年來,中國的芬太尼以驚人的速度充斥著美國街道。洛杉磯衛生官員說,這種讓人容易上癮的毒品在洛杉磯街頭越來越普遍。因芬太尼而死的人比任何其它類鴉片藥物都要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估計,僅2016年,就有6.4萬美國人死於毒品過量,其中2萬人因攝入芬太尼死亡。而美國芬太尼的絕大部分源頭都在中國。

對於中共來說,使用毒品超限戰攻擊敵人並非新鮮事。早在延安時期,毛澤東為了養軍、擴軍奪政權,獲取需要的武器及資金,曾種植和販賣鴉片大煙。

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副局長道格拉斯(Joseph D. Douglass)在他1999年最後更新的《紅色可卡因》一書中,詳細介紹了中共使用這個戰略的歷史。他寫道:共產主義政權「在低級別的戰爭中,使用毒品這種決定性武器對付西方文明,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歷史了。在1990年前有這麼一段時間,所有的數據和證詞都把共產黨國家和毒品走私聯繫在一起。」

近年來,中國製毒、販毒十分猖獗,形成了一條龍服務。由於中共放任,致命毒品源源流入外國市場。在中國的維庫(Weiku.com)網站上,曾有近百家中國公司銷售芬太尼,將大量芬太尼毒品分銷到美國。

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學院訪問學者Markos Kounalakis表示,中共擁有全球最先進的網絡監控技術,要想遏製毒品出口的話,利用其對中國人的網絡控制,完全有可能。

他說,芬太尼今天已經殺死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是中共兩面(two-faced)戰略的另一個例子。這種化學品真正的價值是被中共用來作為一種「有利可圖」的鴉片出口品,同時也可被用來「摧毀美國社區,攪亂美國的政治格局」。中共對鴉片戰爭如何能夠「震撼一個國家」並「摧毀一個帝國」非常清楚。

這「幾乎是一種形式的戰爭」,毒品「正在殺死我們的人民」,美國總統川普在2018年8月16日的內閣會議上這樣形容來自中國的、以芬太尼為主的類鴉片毒品,「我對此非常堅定。這是一個恥辱,我們可以阻止它」。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NT$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