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觀察:中共正劫持中國影響力話語權

◎ 我們指出了中共劫持有關中國影響運動的話語權的三大戰略。


轉載透視中國   英文版發表於2018年11月28日

總結

  • 中共正運用「紅色駭客帝國」、統一戰線以及其它類型的影響運動操作來「爭奪中國影響力話語權」。
  • 我們指出了中共劫持中國影響力話語權的三大戰略:

1)阻止討論有關中國通過脅迫或轉移目標操作影響運動;

2)塑造和控制關於中國影響力的話題;

3)對海外的反共運動進行滲透、控制和主導以製造混亂。

隨著近年來中共破壞民主的行徑曝光,中國影響力和干預已成為熱門話題。隨著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這一話題最近成為焦點。2018年10月和11月,唐納德·川普總統和副總統邁克·彭斯在演講和言論中均提到中國干預美國大選。

然而,當美國和其盟友開始研究中國影響力並準備對策時,中共進行暗中運作。根據研究,我們認為中共正在劫持有關中國影響力的話語權。

通過「紅色駭客帝國」、統一戰線和其它類型的影響力,中共正試圖達到:

1.阻止討論有關中國通過脅迫或轉移目標操作影響運動;

2.塑造和控制關於中國影響力的話題;

3.對海外的反共運動進行滲透、控制和主導以製造混亂。

上面的三大戰略路線對應於中共的經典特徵,例如間諜、消滅、暴力和欺騙。儘管戰略路線的目標似乎表明它們相互抵消,但戰略路線的共同作用是達到了攪亂渾水,使海外對抗中國影響力的努力失效。的確,如果中共成功實施所有戰略方針,外國政府反制的收效將非常有限。

在中美競爭以及地緣政治緊張時期,中共劫持有關中國影響力的討論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政權的生存。由於政權的生存受到威脅,中共將把爭奪話語權放在首位。

我們將簡要介紹中共如何執行這三個戰略路線。

阻止討論

中共有各種直接或間接的手段來阻止它不喜歡談論的「敏感」話題,包括中國影響力。

中共阻止討論採用的最直接、最明確的方式是官方否認。例如,當被問及中共干預時,中共官員和官媒的說法是「中國不干預他國內政」。官方否認對知情的聽眾沒有多少說服力,但也沒有足夠的信息來瞭解中共為什麼會發佈這些徹頭徹尾的謊言。但是,對於不知情的聽眾,如果新聞報導幾乎不加分析地照搬中共說辭,官方的正式否認便會發揮作用。

中共依靠「紅色駭客帝國」間接地阻止有關中國影響力的討論。我們先前曾解釋說,中共在建立其「紅色駭客帝國」時,試圖影響民主社會中的信息創建者(新聞記者、學者、商業和政治精英)。中共「紅隊」成員通常會以某種形式宣傳黨的路線。例如,被對華鷹派視為親共的前澳洲重要政治人物指責在澳洲的有關中國影響力的辯論是「不負責任的」,有引發種族主義的風險。

關於中國影響力的討論可能導致種族主義的說法,往好的方向說,是將問題過於簡單化,因為澳大利亞政府正致力於解決共產政權的顛覆活動,而不是針對中國人民。例如,很少有人將冷戰期間對蘇聯間諜活動和顛覆活動的討論等同於反俄羅斯人民。實際上,羅納德·里根總統以對俄羅斯人民和文化的深切尊重和讚賞而聞名,他稱蘇聯為「邪惡帝國」,對蘇聯政權施加強硬態度。此外,「種族主義」論點與中共的宣傳策略相呼應,即把中共政權等同於中國文明(中共一直試圖消滅它),試圖逼迫那些譴責中共惡行的人,為了「政治上正確」,為了避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而不去追究中共政權的責任。

憑藉審查制度阻止討論,眾所周知,中共使用直接和間接方式避免觸及「敏感」議題。一種方法是通過「吊燈裡的巨蟒」[1]來推動學術界和媒體的自我審查。另一種方法是通過恐嚇進行脅迫,在中共最近對新西蘭學者安妮-瑪麗·佈雷迪(Anne-Marie Brady)的恐嚇和騷擾中,人們可以看到這一點。近年來,佈雷迪對中國影響力和干預的研究日益受到關注,2018年11月她發現她的汽車遭到破壞,而同年早些時候有可疑人士闖入她的大學辦公室和家中行竊。

對中共而言,完全不觸及敏感議題雖然對其有利,但仍不如將整個世界困於「紅色駭客帝國」中來的重要。換句話說,只要世界整體上繼續對中國和中共政權持積極態度,中共就可以承受外界對敏感議題的沉默。的確,中共在努力過濾有關其政權的負面信息的同時,加大努力「講好中國故事」。如中共對西藏、新疆和法輪功的處理一樣,不觸及敏感議題將持續存在,直到中共認為「威脅」消失為止。

塑造和控制話語

在「奪取話語權」中,中共不需要依靠否認或轉移手段。同樣有效的將講中國故事納入「紅色駭客帝國」中,承認中共的惡劣行為,但力求減輕其嚴重性。小小的批評實則讚美,即「小罵大幫忙」。「小罵大幫忙」在某種程度上幫助中共「掩蓋」醜行,為中共的罪惡製造了更大的容忍度,並且在某些情況下,給人的印像是中共正隨著時間的推移在「進步」。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討論了中共如何用「紅色駭客帝國」來影響大學、智囊團和其它學術機構(請參見此處此處)。 如果「紅色駭客帝國」有效,教育機構對中國影響力的研究或討論便會淡化中共的威脅,最終影響到外國政府制定應對中國影響力的政策。

常見的一些關於中國影響力的問題如下:

  • 所有國家都進行影響力行動,因此不應單挑中國;
  • 討論和應對中國影響力應當適度,以避免種族主義或冒犯中國;
  • 西方國家應該謹慎對待中國,因為中國飽受「世紀屈辱」。
  • 黨派政治會阻礙研究和製定應對中國影響力的政策的努力;
  • 中共的宣傳是愚蠢的、荒謬的,民主國家的民眾不太可能受到《中國日報》等公開發行的出版物的影響。

但是,如果在談論中國影響力時考慮到以下幾點,上述所列問題都是不存在的:

  • 關於中國影響力的討論必須從一開始就區分中國和中共;
  • 批評中國影響力,或更準確地說是批評中共影響力,不是歧視中國人民,就像批評蘇聯不是歧視俄羅斯人民一樣;
  • 中共的影響力是對所有主權國家的真正威脅,因為中共政權像蘇聯一樣,是一個以統治世界為最終目的的共產主義專政;
  • 由於中共是真正的威脅,因此採取強硬但適當的措施來對抗其顛覆性的影響,不是黨派政治問題,而是國家安全問題;
  • 無論是聰明還是愚蠢,共產黨的宣傳仍然是宣傳,民主國家應監管其出版和發行。

製造混亂

中共採用統一戰線手段滲透、影響和控制了海外的非共產國家民眾。海外統一戰線的目標是為了爭取對中共政權的支持(通常以「民族主義」為幌子),但眾所周知,中共為了「領導」反共運動而滲入反共勢力。

中共「領導」反共運動的目標是控制反共勢力,在社會上造成混亂,並為中共的發展提供機會。例如,眾所周知,中共滲透了1989年在天安門的學生抗議者和2009年在烏魯木齊的維吾爾族抗議者,以便煽動暴力,為鎮壓做準備。最近的一個例子是2016年2月香港「本土派」示威者與警察爆發暴力衝突。事件發生後,北京將示威者稱為「激進分離勢力」。2016年底,在數名香港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沒有正確宣讀誓詞後,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以擔憂「港獨」為由,罕見釋法。然而,「港獨」是在香港並沒有多少人支持。2016年香港的事態發展有其背景。2014年,香港爆發了民主抗爭的雨傘運動;北京對「一國兩制」不斷侵蝕;北京向港府施壓,要求其頒布「反顛覆法」(第二十三條),批評者認為這將加強中共對半自治的香港的控制。

更多透視

1.對抗中共影響力需要對中共的邏輯和黨性有深刻的瞭解。如果不瞭解中共的思維和行為方式,解決方案始終失效(甚至達到相反的效果,即幫助中共擴大影響)。然而,在對中共有深刻的瞭解之後,決策者可以針對其致命弱點製定有效的對策。

2.討論中國影響力是教育公眾瞭解中共的關鍵部分。對公眾進行有關中共及其運作的教育是防範其宣傳和虛假信息的最佳方法。

3.公開教育最好選擇長期公開揭露中共的專家、記者或學者來進行,並且他們在大陸沒有商業利益。

附注

[1]《吊燈裡的巨蟒:中國因素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一書以巨蟒來形容的是正在崛起的中國。這個日益壯大的政權帶給周遭國家的,除了實質上的政經威脅,更有無所不在的心理恐懼,這種恐懼導致人們自我審查,甚至自動調整其行為。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NT$0.00